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致已然失去的青葱岁月

来源: 北部文学城 时间:2022-07-13

记忆有很多种,深深的,浅浅的,痛苦的,欢快的,都不过是瞬间的感觉,而来自童年的记忆会一生萦绕脑际,相伴一生。

青春的岁月没有忧伤,青春的岁月不懂得艰苦和凄惶,总是到处流浪,那也是到处观赏一路的风光,谁懂得青春,承载了多少年华流失,错过了多少绚丽的春光。

走过的路,可以回头,流失的青春,可堪回首?那些清纯的念想,那些眉宇的惆怅,那些年轻的相恋,那些青涩的过往。经过许多年以后,慢慢才懂,慢慢才能体谅。慢慢的,我们的思路和长发一样渐渐苍白;我们的爱情和身体一样,渐渐无力,遍体鳞伤。

无论是隐居还是弄潮在江湖,或者在大海上乘风破浪,岁月永恒的瞬间,你我都是浪花一朵,前追后赶,彼此念想。

困了,累了,烦了,退了。那么多的得失,都是纠结惹得祸;那么多的悲欢,总是有人不肯背负青春的梦想,有人仅仅开了头,却不愿曲终人散的时候收拾回家的行囊。有的人忘记了回家的路,有的人在行进中掉了队,下了车,下一站与你同行的,换了一张面孔。花谢花飞,看花的人换了几拨?潮涨潮落,弄潮的人又来去几多?

我们在重复的生活里寻找不一样的感受,我们在苦楚的漩涡中拼命寻找自由的出口。谁是你的,谁是我的?我深深的爱上了你,你又深深的爱上了谁?

爱你的人你无动于衷,你爱的人总是次次扑空。我们在向左向右的抉择时总是进退维谷,上天不得,下地不能。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爱情不是一个人的约定,深情原本需要人懂,亲爱的,只谈我们穿行的平行的宇宙里,交集太少;我们匍匐在沉重的枷锁里,彻骨冰冷。

如果可以学习庄周,在梦蝶中渐渐老去;如果可以效仿嵇康,为少女伤逝可以大放悲声,如果还有“如果”两个字可以回味,如果还有时间可以追悔,如果还有空间可以后退。如果还有温暖的你可以相拥,我不愿在成熟中蹉跎,我不愿在矜持中偷生。

一杯酒,醉了可以长歌当哭;一出戏,投入了可以忘记观众。且自快乐你的快乐,且自痛苦着你的酩酊。能忘记的,那一定不是爱;心里惦记的,请不要把温柔的小手放松。

月上柳梢,人约黄昏恰是一生的华章;倦意归巢,年年南飞,都是人生难掩的伤痛。

杯中的酒,可以豪迈的一饮而尽;心里的醉,能否大梦初醒?明知道前面是千山万壑,我们还一直向前,只为那些陌生的存在,那些崭新的风景。

逆水行舟,有几个人愿意知难而退?杨柳岸星月纵横,谁懂的十八相送的深情?错过了,人生难再;失去了,只能在奈何桥上苦苦等待来生。

乐极常会生悲,苦尽甘甜又生,谁能参透人生的去来?千杯不醉,万念俱灰,谁能等爱到来生?

你的诗情,我的画意,都在匆匆中暗淡了色彩;你的温柔,我的刚毅,都在繁华中褪尽风情。

人生很平凡,幸福很简单,一箪粥,一瓢饮,谁能耐得住平凡的寂寞?人生很快乐,吃得香,睡得稳,谁能安享简单的一生?

在“不自由,毋宁死”的号角里,千军万马,前赴后继,洒下了多少热血,抛去了多少头颅?在民主和自由的旗子下,我们的父辈,祖辈,一直在为了所谓理想,所谓伟大的主义殚精竭虑死而后已的共和国就是让我们从此只能选择空钱绝后,只能选择蜗居在城市里,每天吃馒头,啃咸菜,做一生的房奴,孩奴,卡奴,性奴??!

生子当如孙仲谋,只是我们现在连生子的权利都丧失了,所以不用纠结孩子的培养了!粪土当年万户侯,如今一个人的GDP贡献超过1万人,已经不是问题了,问题是就算你有万户侯的能力,你也只能选择移民国外,否则,你也只能生一个孩子,取一个老婆,你再挣扎,都不能为了自己活着,再牛X,只能学会捐钱的陈光标!赈灾的霍英东!你不能学赌王,因为你不在澳门,你不能学奥巴马,白手起家,跨越国度和种族相恋,即便你不是总统;你连生孩子的自由都没有,这才是GS的世道,悲摧的人生!

我在网络中听到了铁轨的轰鸣,我的耳边,听到汪峰声嘶力竭的哭诉《北京,北京!》,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只能无奈的悲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里死去!

就算我贡献了一辈子的精力,当我想退休的时候,又听到部长们推迟退休的呼声,我不知道,我们工作一辈子,在为谁养老?我们辛苦一辈子,还要倒在工作岗位上,自己为自己敲响很后的丧钟?


贵州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
哪有看癫痫病的医院
长春那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太原哪家医院专业治疗癫痫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