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逝水流年-小小说』神秘的邻居

来源: 北部文学城 时间:2022-04-15

在我不经意间,一对年轻的夫妻,静悄悄地住进了隔壁。男的长得很高大,还有几分帅气。他天天骑着一辆摩托车,早出晚归,不知忙什么。女的很娇弱,每天守在家里,为男人洗衣做饭,闲下来的时候,就坐在自家的门前呆呆地默默地想心事。他们从不与人交往,在一种固定而单调的模式里,迎送着一个又一个日子。

有一天,我很晚才回家。走进小巷,借着路灯的光,我看见那女人迎面木然走过来,她的脸色更加苍白,眼神更加空茫,好象是一个心灵经受过强烈打击不再会流泪的人。我和她擦肩而过之后,才看见那个魁梧的男人快步追上来。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我不放心地回头张望,看见那男人正拉扯着女人的手,低声说着什么。女人奋力挣脱,继续踉跄地向前走,男人又追上去,抱住女人的腰,死死不放开,同时,双眼不安地向四周看着。他远远地看见了我。我的心缩紧了,很想走过去,问个明白。然而,在没有确定他们并不是夫妻之前,我又不可能那样莽撞。因此,我只好把头一低,进了家。

次日,那男人照常骑着摩托离家,那女人照常不声不响地摊持家务……昨晚的事,好像梦一样。从那天起,我开始留心那女人的神情了。那女人似乎是一只被驯服了的动物。我感觉到了她的眼里隐含着无边的哀怨。于是,我断定,她并非是情愿接受眼前这份生活和这个男人的,其中一定有隐情。正巧那些日子,我接二连三地看到几篇报道,写的都是女人被拐骗贩卖的案例,不由怒火中烧,决定当一次救美的英雄。不过,在做这一切之前,我必须澄清事实。

某日中午,我试探着和那女人搭话:“嫂子,你老家是哪里人?”

她愣愣地看了我一眼,答道:“潮州。”

我又问:“听你口音,不是潮州话。你为什么来潮州呢?”

她说:“嫁人呗。”

我一时想不起应该再说什么了,女人也垂下头,退进了屋内。

大约又过了半个月左右,又一个傍晚,那对夫妻*一次放开嗓门大吵大闹起来。我在房子里警惕地竖起了耳朵,听见那女人一边悲愤哭着,一边对着男人喊:“你别想再捆绑我了!我现在就要走,你滚开!王八蛋,你不让我和庭庭见面,你不让我和庭庭白头……都是你,都是你,王八蛋!!!”

我攥紧了拳头,准备出击了!然而,吵闹声很快平息了下去,再没有一点声音。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一边聆听着动静,一边思谋着对策,一直没有睡着。天亮了,我起身跑出屋子,来到了巷口,打算拦住那男人,和他谈一次。过了一会儿,他双眼红肿地骑着摩托车驶过来。我挥了挥胳臂,让他停下来,接着,伸手拔下了他摩托车的钥匙。

“朋友,告诉我,你和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儿?”我冷冰冰地问。

男人想了想,说:“当然是夫妻。”

我笑了,说:“别你妈的胡说八道!老实告诉你,自从你们搬来的那天起,我就开始注意你们,早看出破绽了!”

“你想干什么?”

“你放了她。你让她回到自己心爱的人身边,好吗?你看她多可怜,一天天没有欢声没有笑语,活得跟一根木头似的。你把她锁在自己的腰带上,良心不痛吗?”

那男人定定地看着我,眼睛陡然湿了,半响,他才说:“兄弟,你不知道……她的精神有毛病。”我一下张大了嘴巴。

那男人又说:“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和她恋爱了,后来,又有一个男孩走进了我们中间,她便含泪抛舍了我,投进了他的怀抱……他们很恩爱,几乎形影不离。没想到,两年后,一场车祸夺去了那男孩的生命。她闻讯后,当时就崩溃了,发疯地跑到街头,逢人便问,你见到他了吗?你见到我的庭庭了吗?是我把她拉回了自己的住处,紧紧抱着地,三天三夜没有松手。很后,她软软地不动了,却成了木雕泥塑的人。不久我就和父母说要娶她为妻,他们坚决反对,不给我一间房子一分钱,没办法,我就在郊区租了农民的房子,和她简简单单地举行了婚礼仪式。婚后,她的病情没有丝毫好转,当然也不可能出去工作,只好靠我一个人在外面做生意挣回一些钱来……我就这样守着她哄着她,六年了。”

我怔怔地听着,终于,我轻轻地说:“对不起,我误会了。没想到,你竟是一个好人。”

那男人说:“兄弟,其实你也是一个好人。”

后来,那男人走了。离开我时,他的睫毛还湿着。我一直望着他,直到他消失在熙来攘往的人流中。

人们总是忙忙碌碌,而那些忙忙碌碌的人们其实都是在为自己的亲人或者为自己的爱人奔波着……

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小儿癫痫可以治好吗
癫痫发作会导致什么后果
抗癫痫大发作药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