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跋涉者的足迹(报告文学)

来源: 北部文学城 时间:2021-08-28

跋涉者的足迹(报告文学) // 兰草

 

谭继文,男,土家族,重庆市人,1952年生,毕业于西南大学美术学院,群文研究馆员。他一生以研究中国画传统为己任,经五十年锤炼,创“平行皴”新笔墨语言,独立于中国山水画坛。

 

跋涉者的足迹

茫茫武陵山,山山留下跋涉者的足迹;土家吊脚楼,家家传颂奋斗者的名字;巍巍太行山,山山岭岭回荡追寻者的歌声。他就是土家族画家谭继文,经五十年锤炼,焉然创“平行皴”新笔墨语言,独立于中国山水画坛。

——题记

 

 

突破传统的束缚

——走自己的路

 

历代画家在师法自然造化的实践中提炼出来的艺术语言形式,不断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才有了20多种皴法。谭继文突破了中国画“正宗”的束缚,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重在研究中国画传统,创新中国画笔墨语言,找到适合自己创新和发挥中国画笔墨语言的课题。他带着独创的平行皴,想检验一下皴法的艺术语言形式,咬着牙走了很长一段路,从方斗山到武陵山,用脚步丈量路的远近;从武陵山到太行山,用心去感悟山的博大。由南到北,一路走来,有辛勤的汗水,也有成功的喜悦,而每一段经历都注定弥足珍贵。

 

到了太行山,他举目望去,心随连绵起伏的群山涌动,那裸露的石头,集中成片的呈横平行线,一层一层的,像千层饼,层与层之间的纹理有横平行直线,也有横曲线的,山石有运动感,形式很美,太行山人称这种石为“沉积岩”。据有关资料介绍,属于海相沉积结晶白云岩,石质坚硬致密,外表有很薄的风化层,石上纹理清晰,多呈凹凸,平直状,具有一定的韵律,线条流畅,时有波折起伏,显得自然、光洁,造型奇特,变化多端,山形神韵秀丽壮美,淡雅端庄,与方斗山、武陵山的千层石同属一个家族,“太行山的石头好像专为谭继文所生,他笔下那一把把排山倒海的线条,就是这涌动的群山。”谭继文在一次次的探索中,曾多少次自问:“中国传统画的源头在哪里?中国山水画的源头在哪里?我创造的平行皴石头画的源头在哪里?” 他从方斗山、武陵山追寻到太行山,丰富了平行皴的表现手法 ,拓展了山水画的审美领域,他站在太行山的一座石峰上,“啊!中国画的源头在发黄的史书里,中国山水画的源头在茫茫的群山里,我创造的平行皴新笔墨语言就在太行山的石缝里。”

 

 

谭继文在创作山水画

 

改革开放没几年,*鼓励机关工作人员下海经商办企业,不少人纷纷停薪留职到沿海一带下海经商,也有办各种训练班的,谭继文当时任黔江区美协主席有一定的影响力,其妻也动员他办美术培训班,为家庭创点收是容易的,改变一下家庭的经济困境。可他死活都不愿意,天天在画室里挼(画)他的石坨坨,画得满壁生烟,甚至连单位晚上舞厅值班两个小时就20元的机会都放弃。他的妻子拿他没办法,只有跟着受穷。所以,有同事感慨地说:“如果哪个把谭继文动员下海经商了,文化馆的改革也就成功了。”

 

谭继文不在乎别人怎么议论,仍按自己的路子坚定地走下去。他说:“人生,就是一次次跋涉,只有前行,没有退路。钱是个好东西,谁都喜欢。”就这样,在金钱和学术面前谭继文毅然选择了学术,继续研究石头。因方斗山存在着各类石头,那些裸露在地上的灰石头、白石头、青石头、红石头和一些上小下大,光滑无比的石头,当地老百姓称龙骨石。这种石头石质坚硬,不易开采,在画家笔下用什么披麻皴、斧劈皴、折带皴等几皴几擦就能勾勒出石头的轮廓,这是古人表现过的石头。

 

 

朗朗乾坤颂中华

 

兰草看了谭继文的画《石眼观沧桑——太行天河红旗渠》后很震撼,即兴配诗道:

巨掌劈开太行山,红旗渠水惊神仙。

十年艰辛引漳河,万顷碧波映蓝天。

丰碑镌刻英雄史,笔墨纸砚谱新篇。

石眼观景游人醉,壁立千仞成画卷。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刘曦林先生评价说:“谭继文自幼生活在重庆山乡,沉积岩经地壳裂变形成的平行线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遂情有独钟地大胆运用于山水画创作,经五十年锤炼,焉然创‘平行皴 ’独立于山水画坛。平行皴不仅是一种独特的地貌再现,也是画家对形式美的创造,对个性语言的自觉把握。”

 

谭继文为探索沉积岩的笔墨艺术语言,踏遍方斗山的山山岭岭,一步一个脚印,穿越武陵山的名胜风景区,从方斗山到武陵山一路走来,经历了不少的风风雨雨,又从武陵山到太行山,经济上、创作上他所吃的苦和承受的压力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方斗山、武陵山、太行山留下了谭继文跋涉的足迹,山的情怀,奋斗者的精神。

 

 

 

巴山秋韵

 

有一次,谭继文外出写生,在沙子区与美术老师聂广楼结伴,两人从沙子的太坪槽翻七曜山沿途写生,突遇天下暴雨,他们走到湖北省利川县一个叫后坝的地方,那里人烟稀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两人就在一个石岩钎(岩洞)避雨,可到了中午也找不到人家煮饭吃,肚子三番五次告急,需及时补充能量。正在饥肠辘辘腿发软之时,突然碰上一个挑担的中年男子迎面走来,两只箩筐还剩三块豆腐,被雨淋得湿漉漉的,明白他是卖豆腐所剩下的,谭继文和聂广楼就一人买一块白豆腐,和着雨水吃了,才总算有点力气回到住地。

 

谭继文走了一段时间后回到家,妻子见他头戴一顶烂草帽,衣服挂破了,鞋也磨穿了,人变得又瘦又黑,不禁有些心疼起来。可谭继文憨憨一笑,又把写生稿挂满了墙壁的四周,床上、桌子上、沙发上都摆满了写生稿,他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对石头说:“看来你也受冷落了,古人创造了那么多表现山水画皴法,为什么就没有适合表现你的皴法呢?” 谭继文先是追寻传统画法,什么荆浩的、马远的、董源的、郭熙的、米芾的等等,翻来覆去地画,浓破淡,淡破浓,长线短线都用上派场,画得四壁生烟,废纸一大堆,都找不到千层石的感觉,仍没有满意的答案。看来还得深入生活,走进武陵山。他也记不清是多少次走进武陵山了,唯有的念头就是探索千层石的内在价值对中国画创新发展的现实意义。

 

 

 

“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国不会忘记我,人民不会忘记我……”。一首《祖国不会忘记我》的歌声回荡在群山之间,伴随着谭继文铿锵有力的脚步踏上新的征程!

 

 

作者简介:

 

 

高兴兰(笔名:兰草,1953年出生),土家族

北京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
太原治癫痫比较好
全国癫痫在哪里治很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