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体味父亲

来源: 北部文学城 时间:2021-08-13

作者:田霞

看着觥筹交错的两桌至亲,因高兴而满脸红光的父亲,我由衷欣慰,甚至有些泪目:我们从没有过多的话语和表达,可此时我却看着他幸福的笑脸而感动。

父亲与新中国同岁,童年和青少年时期虽过得艰辛,但那是新中国刚成立初期,百废待兴,所有人都一样。

父亲又是幸运的,参军在部队的教育培养下,虽没上成战场,但也成为部队驻地冲入火灾现场抢救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的英雄。父亲在提干之际面临裁军,主动选择了转业读书,分配到学校工作。他一直感恩着祖国和党给的他这一切。因此,在学校几十年,就像是颗螺丝钉,哪儿需要就哪儿上,不管在哪个岗位都兢兢业业。

父亲七十了,退休也十年了。这十年可以说是他变化很大的十年:头发白的差不多了,曾经硬朗笔直的腰开始弯了;坚定明亮的眼神开始浑浊了;一向康健的身体时不时这儿有问题那儿有毛病了;做事情明显动作慢了许多。虽然我明白这是每个人都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但每当看到越来越苍老的他闲不住地做着事,心就痛,好想时光能慢些再慢些,不要催得这么急。

朱自清的《背影》将那份无声却深厚的父爱写得触及人的心灵深处。而父亲对我,也是从来不将爱直接表达出来,没有多余的话语。但对我来说,却有着更多的敬畏。

我们家距离老家有五六十里,小时候回老家,只要不是赶时间,几乎全是走路回去,那时也就是八九岁。直至现在,仍清晰地记得走回去的滋味儿。

回去的早上,早早吃过早饭,老爸将带给爷爷奶奶的东西背上,带着我和妈妈出发。沿着不知几代人走出来的石板小路,在山间、田野间穿梭。在现在,可以说是看风景。但对年幼的我来说,那几十里石板路简直就是漫漫无尽头。走了大半天,预计着差不多吧,可一问还不到一半。那种绝望、无奈逼得眼泪花儿在眼里打转。但老爸连一句话也没有,他只是停下回头看着我,等着我。等走近了,一言不发又大步流星往前走。走过两次后,我知道撒娇、耍赖是没用的,从此每次忍着越来越痛的脚,哪怕磨起泡,也一声不吭,咬紧牙朝着目的地走去。

现在想想,回头看自己一路走来,不管是在学习还是工作和生活中,我只要认定了目标,确定了方向,就不管是曲折,还是困难,甚至一般人无法想到的困难,都会咬着牙,甚至忍着痛,默默地自己扛着,朝着目标坚定地走下去,从来没有畏惧或退缩:我的*一次高考,考完*一天的晚上在开水房打水,因水多地滑,摔倒后新打的开水几乎全倒在了右脚右腿上,老师和同学赶忙送我去了医院。而此时爸正在一两里外的理科考场点,一直到第二天下午那科考完,他才来看我。现在都记得他来时的情景,眼里满是担忧与关切,但除了一句“怎么搞的”就没有一句话。而我也除了一句“地滑”就啥也没有,更没有流半点泪或乞求剩下的一科不考了,忍着川南七月的炎热坚持考完很后一科。

父亲很少生气,不管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是和和气气的。每学期结束,我的一些同学都会将不带走的行李存放我家,而不管哪个同学来他都很欢迎,并把东西码得整整齐齐,保护得好好的。

我也很少被父亲严厉批评,更别说被打。印象中,只被父亲打过一次,就因一次,所以记忆深刻。

那是上初中的一次美术课,老师发图画本,本应一个个往后传,可是隔我前面两位的那个男同学却直接把本子丢在了地上,我喊他捡起来,他不仅不捡还说脏话。于是我抓起书直接掷了过去,他也不服输,冲过来就要打我。于是……

没想到下午一回到家,父亲就一巴掌扇了过来。这一巴掌,扇得我眼冒金星、头晕目花。在父亲连说带骂的咆哮中我明白了,美术老师曾经也是他的老师。我居然把我的师公气到了!

那一次父亲从未见过的暴怒,甚至有些肝胆俱裂的神态,让我从此后牢牢的记住了,无论对谁,要尊重、敬重;无论做什么,要牢记纪律和规矩。这也是以后几十年,不管是跟同学,还是跟同事,哪怕有什么事儿,能忍则忍,即使发生矛盾,过了也就过了。

父亲话不多,做事从来不唱高调,不喊假大空口号,只一门踏踏实实、默默无闻的做,用自己的行动说话。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个“钢铁直男”。

大二的春节,一天傍晚我们走亲戚回来,在学校外被一个人喊住。我定睛一看,心里一阵叫苦,此人是学校所在地一个有些势力的人,说俗点就是一“霸”。

我心里正担忧,没想到他一路小跑过来,双手握住父亲的手,热情地说着,走,田老师,到我家喝两杯。什么情况?鸿门宴?我心里一阵忐忑。老爸婉拒着,我们已经吃过晚饭了,吃不下了,也不吃了。可是那人就是热情地邀约着要去他家喝两杯。

那人边拉着父亲边回头对我说,小田,你不晓得,全学校我就佩服钟校长和你爸,其他人不管哪个我一概不买账。剧情逆转,惊得我合不拢嘴。

他接着说,学校修新教学楼和花园,我带着钱物找到你爸,可你爸一点没收。很后经过几家建筑队评审后,我胜出,还是我做了这项工程。我服他!噢,原来是这样!我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在老爸的坚持下,婉拒成功。

回家的路上,父亲又说了这事。原来当时他是很有实力的建筑队,可是他怕做不了,就带着东西找到父亲,但父亲不仅没拿他一点东西,连一支烟也没抽他的,很后经比对,他以实力胜出。从此后,他对父亲无比敬重。听到这些,我瞬间就明白了以后要做个什么样的人?我该做个什么样的人?我要怎样做?

都说父爱如山,伟岸绝伦。

但我觉得,父爱,其实更像一泓清泉,让情感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依然纯洁明净;更像一座山峰,让身心即使承受风霜雪雨也能沉着坚定;更像一片大海,让灵魂即使遇到电闪雷鸣依然仁厚宽容。

亦或许父爱就只是如清茶,只需品尝,不需言语,在慢慢回味中才能体会出味道。

(作者田霞是四川省川西监狱民警)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怎么走
哈尔滨癫痫专业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