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秋花二则

来源: 北部文学城 时间:2021-08-13

秋花二则

一、木槿花

院里有一株木槿花,也是很好的一株,是父亲种的,用破旧的铁锅作为花盆,摆在墙角边上。

素白的院里,木槿花给院里添加了丝丝鲜艳,点缀着院里领先的色彩。

我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种的木槿花,起初,我还不认识这种花,只是每天看父亲给它浇水,除盆里的小草。

小小的一株,我从未见过的木槿花。父亲说,木槿花的花期是在秋季,我便天天期盼秋季的到来。日子在花中寂静中流逝,叶子在晨起暮落中逐渐变得翠绿。小小的花苞,粉粉的立在枝头上。父亲说,花苞期间,不要轻易去触碰它,以免掉落了花苞,不再长成花朵。

木槿花在日月将渐渐成长,直到开出一朵、两朵、三朵……呀!好漂亮的木槿花,昨日还未开花,今日便绽放了。我跃跃欲试,想伸手去摘它,却被父亲制止了。父亲说道,木槿花不要去摘它,一摘花朵便掉落了,花朵也就死了。要是不去碰它,它能早上开花,晚上又能合起花蕊来,能多活好些天呢!

懵懂的我,便问了一句父亲,要是能天天见木槿花那该多好啊!父亲许是听在心里,便时不时地教我给木槿花松土、除草,三天两头就得整理一次。没过几天,我就不耐烦了,父亲看出来我的不耐心。说道,你的不耐烦却能延长木槿花盛开得久些,你不是说你想天天看到这美丽的花吗?小时候的懵懂,或许只是停留在自己那未知的童真。不知过了多久,木槿花似乎逐渐消失在生活中,直到父亲去世后,那盆木槿花长大了不少,花开花又落,在时光中独自变得憔悴了起来,那蔓长的枝干早已延伸到墙的另一面,花盆里长满了杂草,叶子也没有了光泽,花朵自顾自地垂下了头。父亲走了,木槿花也跟着凋零了,不再重生。我顿时明白当时对木槿花的不耐烦,只是父亲在无意间教会我如何去延长木槿花的生命。

父亲走了,木槿花也跟着枯萎了,院里很好的木槿花从此消失了。我在想,或许是木槿花离不开父亲,很终也就跟着去了。

种花也许容易,而思念却是艰难的,木槿花成为我对于父亲很好思念的寄托。

从此,我便不再种木槿花了,因为那是只属于父亲的木槿花。

二、桂花

小小的桂花树,是母亲从别处移植种在自家小院的。

院里的植物,成为我儿时的乐园,我常常给它们浇水,修剪花枝,让桂花树可以逐渐长大。花香弥漫在院里院外,阵阵清香总是扑鼻而来。

桂花树小小的一株,被母亲用栏栅围了起来,生怕调皮的我们弄断了丫枝。南方的秋冬,来得迟,花朵凋落得慢些,特别是到了春节时期,小小的桂花树居然还开花了,花香在炊烟中蔓延,在家人的欢声笑语中弥漫,在初升的太阳下显得那么靓丽。

浅浅的阳光,依稀撒在落在院里,鸟儿在屋檐下啼叫,唤醒秋季的到来;蝴蝶在花中寻觅,演绎很后的身影。柔软的阳光落在窗前,桂花的影子,映衬在窗台上,随风灵动。只见母亲的身影走进走出,许是佳节到了,母亲摘下许些桂花,准备做桂花糕。桂花的香味在屋里玩耍,弥漫在整个屋里……出锅了,形状各异的桂花糕散发着热气,吃着香甜可口。

直到,生活在炊烟袅袅的村庄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寂静地走过。院里的桂花树不知长大了多少,不知又生长出多少新鲜的丫枝来。花,在院里独自绽放;家,早已沉寂了许久。如今,我不敢轻易说回家,因为那曾经的热闹家,早已消失不见了,我怕依旧会牵挂着内心很深沉的痛与悲。

院里种的植物都逐渐荒废了,杂草丛生,枯死的枯死,凋零的凋零,没有了儿时的那份绿意傲然,只剩下那独自生长的桂花树。可那桂花香味却仍旧蔓延,似乎在唤醒曾经的旧景。桂花树,见证了家的热闹,直到逐渐没落,我曾多次想把它移植到别处,因为它在也许家还在,既然家不在了,它又何必留在院里呢?可内心却在暗自话语,或许它自己不想离开呢!是啊,人也许无情,而花或许还有意……

远离故乡的我,在陌生的城市里,给自己种上了一株小小的桂花树。我知道,我期待不了重回那个有家的温暖,我只期待着,能再一次看到桂花花开时,能再感受到桂花的香味,也许它有家的味道。

治癫痫病哪家好
中国癫痫病治疗哪里好
哈尔滨看癫痫病那家医院好

热门栏目